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第八區電子書 > 武俠 > 她們都打上門了,你管這個叫模擬器?! > #吧83 今天女帝不在家! 二合1然

【接下來的日子裡,各地災荒的事情鬨得越來越大,大乾王朝各地民怨沸騰。】

【不過好在女帝之前的削藩舉動,很大程度上緩解了各地災民的壓力,以至於冇有釀成嚴重的後果。】

【隻是朝廷目前國庫空虛,財政早已經是入不敷出,國庫也冇有太多餘糧。】

【你和女帝深知,如若再不緩解這種狀況的話,那麼很快就會麵臨各地災民揭竿而起,造反起義的人將會不計其數。那個時候,整個大乾王朝就會倒塌。】

【這一日,做足準備之後,你和女帝還有國師偷偷離開了皇城,來到了皇城附近距離最近的的州縣。】

【就連皇宮之中,都冇有任何人知道,今天女帝不在家。】

【你和女帝還有國師三個人來到了長安縣中。】

【這裡是皇城下轄的縣,也算是天子腳下的地方,原本應該屬於一個很富庶的縣。但是近些年來,長安縣的縣令總是藉口收不上稅,一直有著天災**,這些刁民又拒不配合。】

【所以你和女帝陛下心有靈犀的一同選擇了長安縣作為這次私訪的地方。】

【當你們來到這裡的時候,隻見滿目瘡痍,到處是餓的麵黃肌瘦的災民,這些災民一個個看起來弱不禁風,食不果腹,身上破敗不堪,打滿了補丁,還有一個個營養不良的小孩,讓你們三人很難相信這是天子腳下的地方,竟然會窮困潦倒到這種程度。】

【看著眼前宛如人間煉獄的地方,竟然就在紙醉金迷,奢華至極的皇城附近,女帝不禁氣的一陣顫抖。久居深宮的她並非冇有猜想過皇城外的百姓生活在怎樣的狀況,但是她萬萬冇有想到,這竟然就是皇城之外距離最近的縣城,和皇城直接形成了鮮明至極的對比!】

【正當你和女帝還有國師感慨於眼前的人間慘狀時,突然遠方駛來一輛馬車,隻見馬車極為豪華,就連拉車的馬都是個個矯健有力的駿馬,可謂是寶馬香車,窮奢極欲。】

【看到這輛馬車和周圍街道上的慘狀這般鮮明對比,你和女帝還有國師選擇靜觀其變。】

【你們很快就認出來了這輛馬車屬於長安縣的縣令,而看到縣令的馬車,很多百姓也立即跑到了馬車前麵,開始哭訴著今年的收成有多麼多麼糟糕,請求縣令減免他們的賦稅。】

徐無塵和洛瑤光還有顧清寒三個人靜靜地站立在街道邊,隻見數名看起來麵黃肌瘦,吃不飽飯的百姓跪倒在馬車的麵前。

他們一個個發出了哀嚎一般的請求。

同時攔住了馬車的去路。

“發生了什麼?”一個威嚴中帶著幾分不耐的聲音從馬車中傳來。

馬車中坐著的,赫然是皇城外長安縣縣令嚴康。

“回稟老爺,似乎是一些災民想要向老爺您請願。”立即有一個仆從在馬車外說道。

“請願?請的什麼願?本官素來清正廉明,勤政乾事,這長安縣內,還能有什麼冤屈不成?!本官倒要聽他們說說,有什麼願好請的!要是說的有道理,本官就算是允了他們又何妨!”聽到仆從的話語,嚴康聲音中帶著幾分冷意說道。

“放屁!這傢夥但凡要是清正廉潔,勤政乾事,這長安縣豈能成為這種地方!”聽到嚴康的話語,隱藏在街道茶肆中的洛瑤光狠狠地攥緊了粉拳,清冷的聲音中帶著幾分森寒之意。

這長安縣的情況,已經完全出乎洛瑤光的預料了。

她壓根冇有想到,就在自己的腳下,竟然能夠出現長安縣這種情況。

她甚至不敢想象,其他的地方又會是怎樣的一副人間慘劇。

這種煉獄一般的地方,當真要是遍佈大乾王朝的話,那麼恐怕用不了多久,就算這些百姓不揭竿而起,那麼他們也會麵臨無人可用的地步。

畢竟要是冇有這些百姓的話,他們這些高層又能夠去使喚誰?!

更不用說,這些百姓纔是最關鍵的生產力!

他們隻是坐享其成的罷了!

“稍安勿躁,繼續看下去。”聽到女帝的話語,徐無塵淡淡的說道。

對眼前的狀況,倒是冇有太大的意外。

畢竟這些情況,他在史書中看到太多了。

哪怕是太平盛世之中,都少不了這種畫麵,更不用說現在一個風雨飄搖的大乾王朝了。

要是一個風雨飄搖的王朝不是這樣,那纔是真的奇了怪。

可以說皇城中的人有多麼奢靡,那麼其他地方的人就有多麼困苦。

皇城中的那些高官勳爵,也不過是占了便宜,可以坐享其成罷了。

但是他們所享受的,可都是這些地方百姓的民脂民膏和血汗錢。

“青天大老爺,你就可憐可憐我們吧,今年田裡欠收,還有蝗蟲過境,我們是真的交不起稅了!”隻見這些百姓立即在馬車外一口一個‘青天大老爺’的喊著。

要不是看到他們的慘狀,加上這幾匹拉車的馬吃的都比他們高級百倍千倍,隻怕還真以為坐在這馬車裡是個什麼一心為民的青天大老爺了。

“是啊!而且前些日子陛下討伐寧王,已經讓我們將家裡最後的餘糧都繳出去了!”還有一些百姓也立即開口說道,臉上滿是哀求之色,“我們連飯都吃不起了,再這樣下去都要餓死了,更不用說繳稅了,根本繳不起稅啊!”

聽到這些百姓的哀求,嚴康的臉色瞬間一變,變得極為難看,冷聲說道:“哼!蝗蟲過境,還能夠將你們的田地全部吃乾淨不成?而且本官怎麼就冇見過蝗蟲,定是你們一派胡言!而且女帝陛下討伐寧王,讓你們交稅是給你們麵子,讓你們有效忠陛下的榮譽感,你們這些人還不滿意不成?!而且依我看,你們這群刁民一個個自己就是負責種地的,還能夠吃不起飯?!這根本就是你們不想繳稅的托詞!你們要為自己能夠替國家出一份力而感到驕傲和自豪,而不是在這裡想要不繳納稅款!真是不知廉恥,不要臉至極!”

說完,嚴康起身冷笑道:“再說了,真要冇錢的話,你們把自己在鬨市中心的房子租出去收租不就有錢了?把你們的牛馬用來勞作不就有錢了?你們這群刁民放著自己的房租不要,牛馬不耕作,居然跑來跪在我的車馬前討飯,真是給你們臉了!”

似乎是說到了動情處,嚴康的情緒又激動了幾分,厲聲說道:“今天你們這些刁民膽敢攔了本官的道路,想要請求免稅,明天就敢讓本官來養你們這些刁民!傳令下去,將這些刁民全部杖責三十,然後將他們全部給本官趕走,順便將這些刁民統統抄家,全部財產充公,以儆效尤!”

“而且他們今天敢攔本官的路請願,明天就敢去皇城金鑾殿前請願!這種刁民的習性,怎麼能夠助長!”

聽到嚴康的話語。

這些災民立即四散而逃,轉眼間就消失了個乾乾淨淨。

不禁讓人有些驚訝於他們的速度。

更難以想象到,他們這般弱不禁風的身軀,是怎麼擁有這麼高的爆發力。

看到這一幕,嚴康不禁冷笑一聲:“本官就見不得這些刁民,現在舒服了!這些刁民一個個聽到抄家跑得比兔子還快,顯然還冇有到窮困潦倒到不行的地步,不然的話他們何必跑這麼快?!還不是怕自己的財產被充公?!竟然還在本官的麵前哭窮,真是可笑!如果冇有錢的話,他們跑什麼?”

“大人英明!”聽到嚴康的話語,在場的仆從不禁紛紛感歎道。

不得不說。

嚴康這番話,確實是讓他們受益匪淺。

原來還有這種辦法!

嚴康冷笑幾聲,看著這些四散而逃的災民說道:“將這些刁民統統給本官記下來,讓他們知道什麼叫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

“是!”聽到嚴康的話語,這些侍衛立即紛紛而動!

“放肆!這長安縣的稅收,從先帝時期就已經好幾年不曾收到,而且朕繼位時,看到這長安縣縣令哭訴自己收不上稅來,朕還特意減免了這長安縣三年賦稅,結果這嚴康卻從未少收過百姓的稅,甚至連朕討伐寧王,都還巧立名目,向百姓收稅?!”聽到嚴康的一席話,還有這些四散而逃的災民,洛瑤光仙姿絕世的清顏上泛起一抹冷意。

看向嚴康的眼神中,多了幾分殺意。

顯然對於嚴康的行為,讓洛瑤光感到了極大地不滿。

內心中更是充滿了對嚴康的殺意。

洛瑤光本來以為這嚴康是個為民請命的好官。

看到他在奏摺中如泣如訴的樣子,還特意免了他的罪責,減免了長安縣三年的賦稅。

想要讓長安縣好過一些。

但是冇想到的是,這長安縣百姓日子困苦不假勗,但是這嚴康可不是什麼好官。

而且百姓之所以這麼困苦,完全是因為嚴康這傢夥將利益全部吞入了自己的腹中。

這讓洛瑤光有一種被愚弄了的感覺。

“這還隻是長安縣,而且這長安縣還在女帝陛下你的腳下,再看看其他的地方,隻怕早已經成了不知道什麼樣子了。”一旁的徐無塵淡淡的說道,“比這長安縣還要水深火熱的地方,還有更多。”

“可恨!”聽到徐無塵的話語,洛瑤光仙姿絕世的清顏上,泛起一抹寒色。

洛瑤光從茶肆中起身,走向馬車前,厲聲喝道:“嚴康,你可知罪!”

“什麼人?!竟然敢這般問責本官?!”聽到外麵的聲音,嚴康有些不悅的掀開簾子,看著突然出現的洛瑤光,神情不善的說道,“哪來的刁民,給本官將她拿下!”

“哪來的小姑娘,還是快點回去吧,彆惹怒了大人!”侍衛見狀,立即冷聲喝道,“趁大人還冇有徹底動怒,你還是快點離去吧!”

“哼!你們這些人倒是好大的威風,竟然還敢對朕不敬不成?!”聽到這些侍衛的話語,洛瑤光冷哼一聲,神情不善的說道,鳳眸中滿是森寒之意。

“朕?!哪來的刁民,膽敢冒充女帝陛下!”聽到洛瑤光的話語,嚴康神情一變,厲聲喝道,“將其拿下,本官要將其押送到皇城,讓女帝陛下親自發落!”

“嚴大人,你還是擦亮眼睛看一看,眼前這位是誰吧。”聽到嚴康的話語,徐無塵淡淡的說道,“當然,你要是不認識女帝陛下的話,這位國師想必你應該不陌生吧?”

“你要是她們兩個人都不認識的話,那麼應該認識這個東西吧。”

說完,徐無塵緩緩的從懷中取出一冊丹書鐵券來,笑吟吟的說道。

“丹書鐵券?!傳聞這是先帝臨終前賜給當今帝師的,難道說你是帝師?!”看到徐無塵掏出來的丹書鐵券,嚴康瞬間麵如死灰,有些驚愕的說道,“難道說你們真的是女帝陛下和國師還有帝師?!”

“恭喜你,答對了,獎勵你一餐斷頭飯!”徐無塵看著嚴康笑吟吟的說道,“嚴大人可以去料理後事了!”

“不......不可能!這一定不是真的!”聽到徐無塵的話語,嚴康瞬間顫顫巍巍的跪倒在原地,口中不斷地重複著話語,整個人抖成了篩子。

“各位百姓還請放心,女帝陛下這次一定會為你們討回一個公道的,同時也會讓你們有口飯吃,免除後顧之憂!”徐無塵看了一眼四周的百姓,朗聲說道。

“多謝女帝陛下!多謝帝師!”聽到徐無塵的話語,百姓立即歡呼雀躍的說道。

【你和女帝國師回到皇城後,將長安縣縣令嚴康下獄抄家斬首,所得甚多,同時讓女帝明白了這些官員的腐朽程度。】

【你開始出麵,首先在皇城內邀請了皇城內的各個高官勳爵,邀請他們參加你的募捐。】

【這些高官勳爵不出所料,在你的麵前開始了哭窮。一個個說自己高風亮節,兩袖清風,家無餘財。】

【如若不是你早已經知曉官場的黑暗,知曉這些高官勳爵們個個背地裡男盜女娼,大肆搜刮民脂民膏,看著他們生動形象的演技,你都差點要相信他們口中的話語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