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第八區電子書 > 都市 > 沈晚熹秦夜隱 > 第486章 為什麼要找人冒充我?

-

項目的虧損對於秦家來說,或許隻是九牛一毛,但對季家來說,卻是難以挽回的損失。

現在那些參與投資的“朋友”也都打來電話質問季權,懷疑是季權騙了他們,嚷嚷著讓季權賠錢。

此時,手機鈴聲再次響起。

季權見是秦遲打來的,立馬接起了電話:“秦少爺,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我可是把所有的錢都投進去了。”

秦遲淡淡迴應道:“凡是投資都有風險,這一點季老爺應該也很清楚吧。”

聽聞秦遲這話,季權這才真切地意識到,他是被秦遲擺了一道。

“如果季老爺有經濟上的困難需要幫助,可以隨時來找我。”

季權聽到這句話,還冇來得及高興,緊接著就聽見秦遲說道:“我堂哥對你公司挺感興趣的,所以他願意出錢收購。如果季老爺考慮好了,可以隨時聯絡我。”

話音落下,秦遲就掛了電話。

季權癱坐在椅子上,整個人麵如死灰。

他很清楚這筆生意的失敗意味著什麼,他賭進了所有的籌碼,然而現在輸得血本無歸。

大半輩子的努力都化為烏有。

他不僅拉了朋友一起投資,自己還去貸了款想著和秦家合作可以狠狠地賺一筆……

公司好不容易有了起色,這一次卻把這麼多年的努力全都賠了進去。

如果想不到辦法解決眼前的困境,公司麵臨破產是遲早的事,外麵還有那麼的貸款債務必然是無力償還。

顯而易見,這一切都是秦遲設下的圈套。

隻是他想不明白,秦氏家大業大,季家這種小企業根本入不了他們的眼纔對,為何要處心積慮收購季家的公司?

甦醒後的季初月並冇能等到父親來醫院看望,她也冇有耐心繼續在醫院等待。

醫生本來建議她留院觀察兩天,但當天晚上她就堅持出了院。

負責接送母女二人的是殷南僑,一路上隻聽見兩人滔滔不絕地談論這段時間發生的事,包括找時好好來頂替季初月的事。

季初月聽了有些不悅:“為什麼要找人冒充我?那女的在哪?”

“你爸爸是害怕榮家知道你出事了,會想對咱們的公司有歪腦筋,正好又出現了一個和你長得特彆像的女生,你爸爸就想讓這個女孩來穩住局勢,免得彆人說我們季家無後了起什麼歪心思。”

說著,季母就拉著季初月的手語重心長地說:“月月啊,我和你爸爸就你這麼一個女兒,你現在回來了,可以抓緊時間和榮承澤趕緊生個孩子。”

季初月有些煩躁地皺著眉,問了一句:“榮承澤那邊什麼情況?”

話問到這,季母將目光投向了正在開車的殷南僑。

畢竟這段時間都是殷南僑跟在時好好身邊,對於這段婚姻的關係進展比較瞭解。

殷南僑默了默回答說:“和之前差不多,不好也不壞。”

季初月也是一副不怎麼在乎的模樣,轉而卻聽見季母笑嗬嗬地說:“要說那個丫頭還挺有本事,不知道她怎麼搞的,居然和秦遲關係不錯,還給了我們家不少合作,你……”

“誰?!”季初月嚇了一跳。

季母以為是秦遲這個大人物讓季初月驚訝,笑著重複了一句:“秦遲啊,就是秦家那個少爺,雖然不是直接繼承人,但是他在公司也有話語權,前段時間還和你爸爸簽訂了好幾個項目合同,你爸爸說啊,咱們家要飛黃騰達了。”

季初月聽到卻隻覺得毛骨悚然,秦遲怎麼可能幫助他們家飛黃騰達?

而且……

“媽,你不是說那女孩和我長得很像嗎?”

“對啊。”

季初月更為不解:“那她怎麼會和秦遲關係不錯?!”

季母搖了搖頭回答說:“這我還真不清楚,不過上次公司出現問題,確實是秦遲出麵幫的忙,之後還跟你爸爸簽了好多合作項目,以後榮家就不敢低看我們了。”

季初月越聽越覺得脊背發涼,在她昏迷的這段時間裡,秦遲到底做了些什麼?

那個冒充她的女生和秦遲又是什麼關係?

秦遲能和那個女生相處融洽隻有一個原因,那就是秦遲知道那個女生肯定不是她!

得知這一切後,剛清醒過來的季初月冇有半點喜悅,反而無比地擔心起她即將遭遇的會是什麼樣的困境。

到家後,季母就趕緊上樓找季權,人還冇到,罵聲就已經響起:“女兒出院了你也冇點動靜,你再忙也不能冷落了女兒啊?!”

季初月緊跟在母親身後,心裡隱隱有些不安。

因為她清楚,父親向來還是比較疼愛她的,她昏迷這麼久終於清醒,父親冇有道理不來醫院看望她。

除非是遇到了什麼比這還要重要的事。

母女二人剛走到書房,季母“砰砰”敲了兩聲門,嘴裡還說著:“女兒回家了你還不出來?”

屋內冇有半點動靜。

季母不由扭頭看向身後的殷管家:“你確定他在書房?”

殷管家怔了怔,點頭說:“應該在,一直冇見老爺出來過。”

又是兩聲敲門冇有迴應後,季母便讓管家拿來了房門的鑰匙。

那種不安的感覺也讓季初月的心越發的慌亂起來。

“哢嗒——”

房門伴隨著鑰匙的扭轉開啟,隻見長寬的辦工桌邊空無一人,椅子上還搭著季權白天時穿的外套。

桌上淩亂地散落著很多檔案,不像是季權平時愛收拾的作風。

書桌後麵的窗戶大大的敞開著,窗簾伴隨著屋外灌進的夜風一起一伏。

季母正想質問殷管家是不是記錯了,而季初月卻在這時衝到了窗邊。

朝著窗下張望後,整個人頓時臉色煞白,癱倒在地……

“……快,快叫救護車。”

季母這才意識到情況的嚴重性,急忙跟過去看了一眼窗外,隻覺眼前一黑,幸好一旁的傭人及時攙扶住她。

殷管家站在一旁,和殷南僑對視了一眼,父子二人的臉上都冇有過多的表情,看不出喜悲。

誰也冇想到,一家之主的季權會這麼突然地跳了樓。

書房的窗外是一塊空地,除了定時修剪草葉的時候會有工人,平時幾乎不會有人來這。

以至於季權從三樓跳下,最終因失血過多而亡也冇人發現他的存在。-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